李继瑞:传承优良家训家风 创建和谐幸福家庭

好的家训家风,对于建立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以及每个家庭成员的人生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于一九五一年出生于一个世代农民的贫穷家庭,爷爷是一个老庄稼把式,样样农活都拿得起放得下,对所有家庭成员,不管是妻子、儿子还是儿媳,要求更是严格,提出了“勤出坡、懒赶集、行为正、做人实”的家训,全家人积极奉行。我的父母和伯父伯母虽然都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分家,十几口人在一个锅里摸勺子,日子虽然贫穷,但也和和睦睦,其乐融融。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五岁和七岁的那两年,年仅三十一岁的母亲和三十七的父亲相继因病撒手人寰,撇下了年幼的我和两个姐姐。伯父伯母义不容辞的承担起了抚养我们姐弟三人的义务,胜如己出,使我们姐弟三人没有感受到丧失亲生父母的孤独,在三里五村传为佳话。即使经过了六0年前后我国的三年严重自然灾害,家里生活很艰苦,但是有伯父伯母的照料,我们丝毫没有感到苦的感觉。

在我十四岁那年,我是我们村十几个同龄人中唯一一个考入当时的全区最大学府——淄博四中的,全村人都很羡慕。可就在临近毕业的前一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闹革命,一派打砸抢的混乱局面。这时候我产生了弃学的念头,想回村参加劳动。帮帮年迈的伯父,报答他老人家的养育之恩。可是伯父那充满深情和期望的谆谆教诲:做事要有始有终,学习也是一样。促使我打消了弃学的念头,坚持到毕业,为我以后的工作和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十八岁那年,即一九六八年动乱之中,全国大中专院校停止招生,我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和“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伟大号召,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农村老家,决心用自己的劳动,来报答伯父伯母的养育之恩。

真是世事难料,无情的灾难再次降临到我的头上。也就是我回到农村还不到半年的这一年的腊月二十三这天下午,我和伯父杀了年猪去石谷煤矿卖完肉回家的路上,伯父因过度劳累突患脑溢血病死在回家的路上,年仅五十三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的几近崩溃,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走不出和伯父同吃同住的生活阴影,悲痛之情远远超过了当年丧母丧父的悲情。这时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原先十几口人的家庭就只剩下我和伯母相依为命。

俗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困难接踵而至。那时的农村家族观念非常严重,失去父亲的孩子被人看做是“孤”,常常被人欺负。我因为一直在外读书,尽管已经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但是对农活一时还掌握不了,所以没考上中学的那些同龄人因为工作的早,已经每天挣九分工或者整劳力的十分工,但是队长却只给我记八分工。在那个工分就是命根的年代,我接受不了这个待遇,就在全体社员会上据理力争,但终因势单力薄而不被采纳,我怀着满腔委屈回家去跟伯母哭诉,平日里看似柔弱的伯母却对我说:“孩子,人是一口气,佛是一炷香,哪里跌倒哪里爬,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就是伯母的这些看似平常的话语激励了我的意志,我卧薪尝胆,塌下身子,虚心向老农民学习农业把式,推小车摔倒了再爬起来,不到二年的时间,不论坡里场里,各种农活我都能拿得起放得下,载重千斤的小推车在我手里驾熟就轻,再加上我在学校里学到的特长,带头组织起了农村文艺宣传队,农村篮球队,受到了广大青年的拥戴,也得到了村领导的重视,我在几年的时间里,先后被选为民兵连长和团支部书记,党支部副书记,公社团委副书记和淄川区团区委委员,多次出席市区青年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由于我的实干精神和工作成绩突出,一九七六年,村里把我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深造。这本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但是一想到常年有病的伯母和爱人要带着只有四岁和五岁的两个孩子留在农村,我不免犹豫起来,担心伯母会阻拦。哪里想到伯母在大事上通情达理,丝毫不糊涂,她说:“孩子,尽忠不尽孝,这是你前途上的事,娘不拦你”。就这样,我最终还是选报了自己喜欢又离家最近的淄博师范学校,结束了八年的农村生活,进入了教育战线。遗憾的是,就在我离家的第二年,六十四岁的伯母含着对儿子成才,孙子孙女满堂的欣慰笑脸离开了人世。

我师范院校毕业后参加了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从查王高中到淄博十四中、淄博十中、磁村中心学校,从教师到校长、党支部书记,为教育事业奋斗了几十年,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在外工作的几十年,妻子杨翠芸在农村一个人拉着三个孩子,生活非常艰苦,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受尽了累。但是我们对三个孩子要求很严格,决不溺爱和纵容。我们为孩子制定了家规家训:既要刻苦学习,又要学习家务,还要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三个孩子也都非常听话和懂事,每天从学校放学回家,大儿子和大女儿要先去打上两个草绳(家庭手工作坊,为耐火厂加工,以增加家庭收入)才能去做作业,小女儿则去帮妈妈做饭。勤朴的家风和严格的家教,促进了孩子们的成长,也激发了他们的上进心,他们比学赶超,互相学习,互相激励,都相继考入了大中专院校,毕业后走上了工作岗位。现在,儿子和儿媳在法院工作,大女婿在政府领导部门,小女婿在公安系统,两个女儿从事教育工作。我们老两口对他们的要求是:司法要公正,从政要清廉,从教要勤勉。他们也都谨遵教诲,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他们也都上行下效,各自制定自己的家教家训,对子女从严要求。现在外甥女和孙子已相继高考。小外甥读初中,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

每当节日和家庭祭祀的时候,我常常仰望着爷爷和父辈们在我心中的音容笑貌,心中暗暗祷告:是你们的优良家风和家训激励我成长,让我从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孤儿历练为一个教育干部,让我们家庭从一个世世代代的农民家庭发展为一个革命家庭,教育家庭。我衷心的意识到好的家训家风,对于建立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以及每个家庭成员的人生发展道路会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