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河的桥——改革开放40年之变迁

建国初期,淄川东南部山区受高山的阻挡和淄河的阻隔,交通闭塞,没有公路,不通汽车。老百姓到淄川,只能爬黑山的唯一通道“九峪、十八盘”,物产靠人背、肩挑、牲口驮,吃尽了交通不便的苦头。

淄河古称淄水,清代改称淄河,是淄川乃至淄博市境内三大河流之一,发源于博山区原山之阴,向北流经博山、淄川、临淄、寿光汇入小清河入海。全长122、5公里,自淄河镇城子入淄川境,至黑旺镇西坡出境,流经淄川境内30公里。淄川区有67个行政村在淄河东岸,其中淄河镇有24个、峨庄乡26个,太河镇17个。

淄河盘古是一条害河,经常泛滥成灾。相传大禹治水时来到鲁山北侧疏浚河道,不料河道刚疏通,上游大水就扑天而来,但见波浪滔天,天地都变成了一片漆黑。《括地志》载:“土石黑,数十里之中,波如漆,故谓名淄水也。”“淄”,黑的意思,即淄河山洪暴发时水色浑黑,淄河之名由此而得。“淄”字,古代同“灾”字.据史料记载:“清雍正八年(1730年),淄河暴发洪水,沿途各村房屋被冲毁,农田被淹,凶猛异常。人员死亡无数,惨不忍睹。”

淄河上自古没有跨越的桥梁,旱季干涸时可徒步而过,二三里宽的河床上到处乱石,步行艰难。水小时可淌水而行,或在河水中放几块大石头,人踩着石头过河,叫做迈桥。汛期行洪,水势汹猛,波涛翻滚,如脱缰的野马,奔流直下,加之河面宽广,行人望而却步。事急无法,只能焦急地望河兴叹,吃尽了水阻之苦。有多少大胆性急者冒险渡河丧生洪水。初冬,天气越来越冷,河水冰冷刺骨,穿着棉衣无法涉水。沿岸两边村庄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搭建季节性临时木桥(来年汛期前拆除),在河水里打上木桩,做成支架,上面架上两三根木头做桥面,只容一人通过,且要小心翼翼,一脚踩不好就会掉到河里。老百姓过河吃尽了苦头,编了一首顺口溜:

淄河溜,淄河溜,穷山恶水尽石头。

汛期洪水阔两岸,干旱河滩乱石沟,

淄河滩上难行走,天天年年过河愁。

建国后,党和政府非常关心重视山区人民的生活、生产、水利、交通等。组织开展改山治水,兴利除害,造福人民,决心根治淄河,以蓄水、防洪、保安全、发展灌溉、解决工矿及人畜用水为目的,兴建太河水库。

自淄河镇大口头过淄河经幸福溜去博山车峪、北场,是一条历史古道。自淄河边至幸福溜尽头,约25里路,有19个自然村,11147口人。淄河镇共40个自然村,26862口人,仅幸福溜的村庄和人口就占了近一半。为解决幸福溜百姓西行过淄河难的问题,1966年,在大口头以南的龙湾崖,投资6、5万元,修建一座板梁桥,17孔,单孔跨径3、5米,桥长70米,高2米。因靠近口头,故名口头大桥;又因桥为17孔,当地百姓也叫十七孔桥。这是历史上淄川境内第一座跨越淄河的桥梁,解决了幸福溜群众出行过河难的问题。

大口头是淄川东南部重要的集镇,南去跨淄河,达源泉、博山、莱芜、泰安是一条便捷之路,因汛期淄河水大,南去经常受阻,不得已,只好绕行西河,极为不便。为打通东南部这一便捷的出口,于1969年3月,建成北镇后板拱漫水桥,15孔,单孔跨径6米,桥长114米,桥面宽6米,两侧设安全桩。

又于第二年(1970年)6月,建成城子板拱漫水桥桥,14孔,单孔跨径6米,拱厚0、31米,桥长102、9米,高2、35米,净宽6米,载重汽—13,拖—60,桥两端连接石砌漫水路,整个漫水工程(包括桥)总长235米,是淄川区境内最长的漫水桥工程。镇后、城子两座桥梁的建成,使口头至南邢公路畅通无阻,打通了淄川东南部对外的出口,交通非常便捷。

“公路通,百业兴”为解决淄川东南部交通闭塞问题,决定修建淄川至峨庄公路,全长46、3公里。共穿越大小山岭三十余座,山溜二十余道,是我市当时最长的区(县)公路。1969年动工修建。1978年9月,投资95万元,建成跨淄河的同古平板拱桥,16孔,单孔跨径8米,拱厚0、32米,桥长149、2米,桥面两侧设安全柱,行车道净宽7米,桥高3、3米。是淄川境内县乡路上最大的桥梁。解决了淄峨公路跨越淄河的难题。

攻坚破难,日夜艰苦奋战,于1983年8月,凿通了石质结构,长550米,高4、5米,宽6米的黑峪隧道,克服了高山阻挡的困难。是当时我省最长的公路隧道,也是淄峨公路最艰巨的工程。

淄峨公路历时14年的时间,终于在1983年8月全线建成通车。从此,天堑险隘变为通途,给淄川区境内增添了一条交通动脉。使洪山东部、蓼坞、太河、峨庄4个乡镇,84个自然村,行路难的问题,对于加快开发建设山区,沟通城乡物资交流,改善山区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具有重大的意义。该路继续向东、南延伸,可与潍坊、临沂干线公路沟通,成为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彻底改变淄川东南山区交通闭塞的状况,有一定的战略意义。参与修建淄峨公路的一名同志深有感触的写了一首诗:

淄东地区山货多,交通闭塞靠肩驼,

省市区群齐努力,劈山架桥隧道凿,

艰苦奋战十五载,百里通车贯淄峨,

车龙穿梭新景象,百姓受益乐呵呵。

黑峪隧道受当时设计、施工技术、经济条件限制,隧道低矮狭窄,已有35年之久,裂隙滴水,路面破损,通行能力低,且存在诸多安全隐患,已不适应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求。2017年9月开始,,对黑峪隧道实施改扩建,建成高5米,宽9米,双向两车道,于2018年7月1日改扩建工程顺利完工通车。彻底消除了隧道的安全隐患,提高了通行能力,缓解了旅游高峰期车辆拥堵现状,为社会提供了快速、安全、舒适的交通条件。

太河水库建成后,大坝成为沟通淄河两岸的通道,香同公路从坝上经过。太河水库蓄水,水位增高,将口头龙湾崖跨淄河的十七孔板梁桥淹没,水位高过桥面近一米。一时切断了进出幸福溜的唯一通道。有急事需通过的行人、车辆即大着胆子,约摸着、试探着从桥上淌水过河1990年秋,一拖拉机从桥上淌水而过,不慎掉入深水中,造成车毁人亡。此事引起市领导的特别关注,专门派人赶到出事地点察看,研究制定了预防措施,督促尽快从东石门以西,跨淄河修一大桥,解决进出幸福溜过淄河这一难题。施工人员,昼夜苦战,于1990年11月大桥建成幸福大桥。这是淄博市唯一一座桁架拱桥,4孔,单孔跨径32米,桥长166米,宽9米,桥面两侧设混凝土护栏,人行道各宽0、8米,中间行车道净宽6、8米。幸福—博山公路经过此桥。淄博市原市委书记王怀远亲笔题名“幸福大桥”,意为再也不受淄河水阻之苦,以此故名。并在桥头立碑。

2008年初,经有关部门检测,幸福大桥成为危桥,随即采取了管制措施,禁止大型车辆从上面行驶,只准行人和小型车辆通过。

是年10月4日,在幸福大桥下游约里余的口头村东南,岳岭山东侧的山脚下,即原来17孔桥以东,投资1000余万元,南北向跨淄河,新建一座长240米,宽12米的钢筋混凝土简支梁桥,取名淄河小康大桥。桥面两侧有白色石栏杆,南北两端栏杆顶端各有石狮子,东侧栏杆南端、西侧栏杆北端护栏板上阴刻《淄河小康大桥记》。是年11月中旬竣工,大桥飞跨碧波荡漾的淄河之上,雄伟壮观,又给美丽的淄河增添了一景。此桥建成后,不仅方便了东石门、马陵及幸福溜16个村的群众出行,而且对促进淄河旅游等各项事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桥梁记载着建桥技术的发展,见证着交通发展的历史,展现着交通环境的变迁。淄川东南部山区交通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建国后先后建成了水库大坝,城子、镇后、口头、同古、幸福、小康“一坝六桥”,方便了淄河两岸的交通。改写了淄河上没有桥的历史。先后建成了口头—南邢、幸福—博山、口头—涝洼、香峪—同古、淄川—峨庄、前怀—南阳公路,开通了公共汽车,村村通了公路。辛泰铁路贯穿南北,并设黑旺、西同古、太河水库、北牟、口头五个车站。改写了淄河上没有桥、山区没有铁路、公路和公交车的历史,昔日交通闭塞的东南部山区现已公路成网,公路、铁路相联,四通八达,给群众出行带来便利,给经济发展带来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