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川区检察院老干部董连同的抗癌之路
      我叫董连同,今年61周岁,去年10月从检察院退休,是个业余长跑和体育器械爱好者,从83年至今就没有间断过锻炼。2014224号患直肠癌中晚期,做了手术,电疗25次,加12个疗程化疗针。做完手术第二天,我就坐在连椅上打针,晚上挂着吊瓶,带着引流袋,心率检测器,在病房走廊走了二十多分钟。医生见状后都害怕,因引流袋流出的费水物特别多,当时我的心情就如同加满了油的汽车一样,光等点火锻炼了。手术前我还给医生们做四肢腑卧撑,当时那种不服输的心情和强烈求生欲望,支撑我整个希望。我的同房病友,他是胃穿孔入院,出院时哼着小调在病房里来回走,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儿子见状讲“你只要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就回去准备一下后事算了。”听了这话我心里特别难受,心象针扎一样痛,且又不好讲,强忍着压在心里泪水,把生的希望全押在我的这个习性和爱好上。心想不到人生终点,我决不放弃。术后出院第一天,就去体育场锻炼,裤袋里装着引流管,晨练的人们都用异祥的眼光看着我。正常手术后,一个星期就出院,可我20多天还好,心里很急,恨不能赶快进入下一个治疗程序,与癌魔抢时间,医生见状讲,“不行你回家慢慢的养吧“。我不像其他病友一样,出门怕让朋友们笑话,我却相反,心里想跑友们只有安慰和鼓励自己坚强起来,与病魔作斗争,且也不会看笑话,会给我正能量。有的人不知我生病,我就主动向他们解释,由原来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在我身上成了一件好事情,反而成了我骄傲和煊耀的资本,在这期间也得到了不少跑友们的鼓励和安慰,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战胜病魔的信心。从4月份电疗开始,我就坚持跑步,边电疗,边穿插打化疗针,在病房走廊,门口,医院的操场上,经常看到我锻炼的身影。有次晚上我在病房走廊活动时,有个病友叫住我讲,”上次我来医院,想把打化疗一次性用半年的针头拔掉,(化疗,电疗都很难受,有的体质落的打着打着就走了,受太多的罪,想起来就头痛)看到你在病房门前锻炼时,当时我就想同样的病情,同样的年龄,人家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坚持,家就住在医院门口,在家炒菜再送医院菜还是热的,条件还很优越,是你的精神和顽强毅力,感动的我就有拔针。我现在已打到第四个疗程了,让我与其交个朋友,相互鼓励共同交流度过难关“。病友们送我个外号,叫高铁,就是动的快的意思。化疗针打到第9个疗程时,浑身难受,整夜睡不着觉,夜里二点爱人起来上厕所时,(为了跑完步洗澡方便,只要当天打完针,能赶上博山到淄川末班车,我都是每天早上在家跑完步后,再去医院打针)见我还蹲在里面,痛苦的样子,心痛的讲,“.我又替不了你”。让我无语,自己只有坚强和担当,索性就出来跑步了,膊胳上带使用半年的针头,我咬牙跑11000米。有次在家跑完5公里后,一高兴我又骑自行车,去淄博市第一医院去打针,主要是要检测身体恢复情况和挑战自己的极限。由于持续的化疗,身体出现药物中毒,浑身发紫,整个肠胃功能全部打乱,大便失禁,下身全是污物,一天7条内裤还不够换,我到厕所拧开水笼头,拿起水管子就往身上冲,也顾不的感冒不感冒,为方便干脆把吊针挂到厕所去打,一打就是45个小时,实在有办法后,医生又给我改打24小时止泻的针,一连6天,第6天打完针后,我从医院骑23公里的车回家。住院期间,我爱人几次要求到医院护理,都被我拒决了,但她对我的身体情况也很自信。我除了做手术需要家人护理外,从电疗,化疗都是我一个人在医院撑着,并不是躺在床上打,而是坐在板凳上打针。有次值班医生早上查房时讲,“我今天早上去操场锻炼时有个老大爷讲,今早有个人还背着个长方盒子跑了20多圈,太厉害了见过。”值班医生讲,“那就是我们科个病号”,说话的样子很自豪。单位领导去医院看我时,我讲“只要给我半年的时间,控制住病情,潜伏期我都不害怕”。刚开始我是坚持从走到跑,每天10公里,以顽强的毅力与癌魔作斗争。淄博市第一医院肿瘤科,建科以来可能第一次碰到我这样病号,当时我穿裤头背心在病房门口跑步时,我也想到背着化疗泵拍个照,因心情原因,(当时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感觉,朋友和战友的照片全撕了)还是有拍。2014121O日停止治疗,我就上班了,一个月后,整个器械动作我都恢复过来了(动作标准还欠点),20155月份参加了在山东泰安举办第十五届全国老将运动会,20169月参加了在江苏如皋第十六届,11月份参加在山东济宁半程马拉松,成绩是1小时4604秒,今年9月我与淄博老将田径队的朋友们,一道参加了在江苏如皋召开的亚洲第2O届老将田径锦标赛。共11人参加,取得一金,二银,一铜好成绩。可以这样讲,这个病根本就有击倒我,主治医生听说我跑11000米时,”严肃讲你这个习惯一定的改“,回医院复查每次都很好时,他又讲“你们这些人意志太坚强了”。实践证明我的作法是正确的,癌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心态不够强大,淄博市第一医院病房走廊有句名语,快乐在于发现,健康在于锻炼。上月区老干局,组织的退休工作人员查体,我各指标都正常,身体健康情况都已恢复到生病前的状态了,只要我们努力,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