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吃包子

  

  家乡人过春节都叫过年,至今犹然。过年的早晨的第一顿饭一定要吃“包子”。这包子并不是蒸包,而是大家常说的水饺。如果不吃包子,那一定是揭不开锅了。记得五一年上高小,驻地村里一位干部给学生作报告,说到新社会的好处,有句话记得非常清楚:“如今过年我们也都能吃上包子嗹!”

  包子馅要有肉,肉的多少由生活条件决定。小时候吃的包子,一个包子里吃不到一小丁肉是常有的事。随着生活的改善,肉也越来越多,嫌肉不够香,还要加些海米什么的。包子里的菜从前是以白菜和大葱为主,生活条件极好的也有吃韭菜的,很馋人,一般人家吃不起:那时候冬天有的只是韭黄,一斤一块多,折合现在一百多元!

    记得生活最困难的一九六一年过春节,也吃上包子了:平日里吃糠嚥菜,春节前生产大队每户也分了几斤小麦,也按人口每人分了2两肉。就是这顿包子,把孩子们折蹬得不轻:可着劲地吃,消化不了,不得不到保健站找医生。这是村里的李焕文大夫告诉我的。

  初一早晨包完包子,下的第一锅谁也不能先吃,盛到碗里要端给天爷爷、灶王爷爷、仙姑家等各路神祇享用。再下下来的才是家人吃的,顺序自然是家里的爷爷奶奶,然后是小孩子,母亲往往是吃到最后。

既然水饺叫包子,那蒸包又该叫什么?我们叫它“菜包子”。年成好的时候,家家都要蒸菜包子。菜包子一般都是干粉豆腐素馅,并且要蒸两种:一种是黑面的,一种是白面的。黑面的父母和孩子吃,白面的祖父母和客人吃。

  如今包子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吃,但是过年仍然要吃包子,这如同春晚一样,好也吧,歹也吧,成了习俗,就那么回事,谁也不在意,也不需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