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战故事——李书远

夜袭鬼子碉堡 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
  初见李书远老人,他文质彬彬,戴着一副眼镜,说话思路清晰,像一名学者,实在无法把他与日寇生死相搏的铁血战士联系在一起。就这样,他向记者地讲起一段峥嵘岁月的故事。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1945年的一场战斗,地点在现在的安徽省蚌埠市的一个县。”老人娓娓道来。那是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李书元所在的部队让日军一个小分队缴械,讲道理讲了很久,可是日军说不能将武器交给共产党。“道理说不通,我们就用武力来解决。”老人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他所在的部队就安排部署夜袭日军的碉堡。虽然是夜袭,可是并不是那么容易,日军处在高处,而且周围有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天黑后探照灯四处照,把附近照得灯火通明,因此非常难隐藏。李书远老人所在的班是主攻部队之一,趁着夜色,隐蔽到了碉堡外面不足100米处的壕沟里,隐约可以看到从机枪口看到敌人走动的身影。
  “当时我是副班长,负责在部队最后面掩护、打扫战场,班长带队冲锋。”李书元说,当晚他背着两顶步枪,一边冲锋一边照顾负伤的战友。日军发现夜袭后,不断扔下手榴弹,用机枪扫射,爆炸声不绝于耳,大量战友阵亡。部队进退两难,但在尚未接到撤退命令时,没有一个人往后退。
    肩膀中枪 躲在战友尸体下血水中逃过一劫
  凌晨后的战场,战斗愈发激烈,李书元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冲锋,不知何时,他感觉左肩膀一阵剧痛,坏了,中枪了!“当时根本不知道害怕,仍然往前冲,看到成片的战友倒下,心中怒火难消,暗自发誓一定打赢这场战斗。”肩膀上血流如注,李书元并未畏惧,眼看就要天亮了,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直到天空放亮。所有进攻的战友都牺牲了,大部队也撤退了,战场上到处弥漫着硝烟味和战友牺牲后的血腥味。
  “我们没能攻上去,天亮后,日军开始走下碉堡看我们有没有活着的,远远地看到他们拿着刺刀挨着扎,用脚踢着尸体,以确认我们是否真的牺牲,我赶紧用两个牺牲的战友压在身上,身体埋在血水中,一动不动。就这样,不知道坚持了多久,直到所有日军都撤走,我才爬起来,赶紧往附近的村庄跑。”李书元告诉记者。
  当时又累又困又饿还身负重伤,李书元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赶到一个村庄。在村头一片空地上他看到一个年迈的老人。
  “老大娘,救救我,日本鬼子在追我。”李书元向老人求救。
  “不用怕,赶紧到我家。”老人扶着李书元,赶到了自己家中,将其藏在家中用于储存地瓜的地窨中,并用石碾盖住。
   不知道在里面隐藏了多久,老人开始喊他可以出来了,“临走之前老人给我煮了一书包的地瓜,告诉我部队已经往西边撤走了,快去找大部队吧。”
  经过两天两夜的跋涉,李书元找到大部队,可是找到的是团部。后来团部派一名战士带着李书远找到了自己的连部,治疗了肩膀上的伤。虽然年迈,而且曾经得过脑血栓,可是老人直到现在仍然清楚记得当初部队的编号,新四军二师五旅十三团,这几个数字深深地烙在老人脑海中。
    八旬老者 “抗日战士”身经百战多次重伤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李书元老人不止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他都参加过,因为身经百战,老人身上多处负伤。采访时,老人拉开衣服领子告诉记者:“这个洞就是当初被鬼子一枪打中的,还有肋骨上的刀伤,都是战斗中受的伤。”
  当记者问都在哪打过仗时,老人双手一挥介绍说,他虽是江苏人,可天南海北都留下他战斗的足迹,抗日战争期间,他每天都在打,有时候一夜打好几场。来到山东后,李书元还参加过著名的台儿庄战役。13岁开始当情报员,15岁正式入伍参加革命,在鲁南战役中老人也多次负伤,如今身上多处伤口仍然让人触目惊心,可老人提起来都是笑眯眯得“一笔带过”。
  如今,和平年代,老人在养老中心安享晚年,提起70年前的战争场景,老人说历历在目,终生难忘。如今,老人给我们讲述的不仅仅是一段关于抗日战场的历史,更是组成那段历史的人心中的信仰,他们的青春献给了那个时代,被称之为抗日战士。


    人物简介:李书元,男,1927.9出生,江苏省金湖县,汉族,1942.9参加革命,194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9-1945.5 新四军二师五旅政治部警卫员,1945.5-1946.11新四军二师五旅政治部警卫班班长,1946.11-1947.2 华东军区第一后方医院,1947.11-1949.10 华东军区第三干校卫生所 见医,1949.10-1950.10 华东军区干部学校卫生队军医队长,1950.10-1952.9 山东革命残废军人第六联中学卫生所见医,1952.9-1954.9 山东淄川县医院、医士,1954.9-.1955.5 山东淄博市第一医院进修、学员,1955.5-1965.5淄川区医院。1990年8月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