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阳桥记》之通济桥

淄川城东去四十里,太河乡曹家庄西首,有一座石拱桥,名曰“通济桥”,古代青州通往济南府的官大道经过此桥。因跨金水河,村人又叫金水桥,至今坚固无损,反映出古时建桥技术的高超。今为曹家村西去的村道经此桥。桥西20米衔接淄(川)峨(庄)公路。桥南约50米即淄峨公路曹家桥。此桥淄川古今县志均无记载。

 

(通济桥  明万历四十三年建)

通济桥西首北侧有一古槐,枝叶繁茂,树干直径1.2米,高约三丈,两人牵手方能合抱。据村人讲,先有树后有桥,树龄已有400多年了。槐树下有一不大的石碑,高1.1米,宽0.6米,厚0.16米,名“垂裕后昆”碑,“皇清光绪十年(1884)孟夏上浣吉旦”立。此碑曾遭破坏,断为两截,好心人将其粘结在一起,字迹大部分还能辨认。为得启示,特录碑文:

且自乡老共留古槐一株,惟是参空合抱,绿荫交加,足助里中之风水也。不意忽被烈风摧折,见者无不咨嗟。佥曰:谁复更栽树以继前休,幸地主也。翟公奉起,慷然好义,情愿施树木地址一所,栽树一株。但日后长成,若碍墙屋,任意修,不许阻当(挡)。故里人就古槐之资,共议立碑,庶承先启后复兴,为一村之羽翼也。

                                          蒲春塘撰

刘子诚书

曹囗石工

皇清光绪十年孟夏浣吉旦

据碑文中记载的翟奉起的第五代传人翟所文讲,原曹家村中十字路口处,翟奉起老人施地栽有一树,村人为了纪念他,在树下立一石碑。后来大树被毁,将碑挪到村西桥头树下。一村人为一棵树立碑,在淄川区境内实属少见,可见古人对树木百般的珍爱,做事如此的扎实认真。

桥西北侧原有一土地庙,毁于“文革”期间,近又重建。桥系石拱桥,东西向跨西峪河支流,村人习惯的叫北沟。桥长18米,高5.1米,宽5.3米,除去两侧石栏杆,净宽4.6米。桥面用长方形青石铺成。两侧各有12根高40公分,粗27×35公分的青石立柱,分别支撑着两边各9根宽35公分、厚22公分、长短不一的青石栏杆。整个桥栏高62公分。桥栏两端各有85公分高、粗30×35公分的四楞石立柱,立柱上端25公分的一段,为四楞抹角的八楞柱头,俗称八楞疙瘩。村里人讲,原桥头石柱上各有一个龙头。说也奇怪,只要摸碰龙头,或好事者敲打龙头,桥北上游村里就有人打架闹事。于是把龙头砸了,由于曹家村民坚决反对,只好换上了带八楞疙瘩的石柱。北侧桥栏东首八楞疙瘩石柱上刻有“大清宣统二年(1910)正月初七日,永俭、永祥、宋士廷、赵资文立”字样。石柱外侧是石鼓流云。桥东首引桥南侧石头上刻有“道光二十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完工”字样。据推算为1841年。这是重修此桥完工的时间。

 

(通济桥拱上的龙)

桥有三孔,中孔稍大,跨径4米,拱高4.2米,两侧孔略小,跨径2.8米,拱高3.6米。 拱圈用加工精细的弧形石砌成,顶部中间有一浮雕的龙头。拱圈外沿砌有厚约8公分、高出桥身和拱圈约5公分的石板,叫拱檐,其作用是将桥面上流下来的水分流到河里,以防将桥拱冲坏。因石板在桥拱的外沿上,很像人的眉毛,故又俗称为拱眉。拱下有两座方形石砌桥礅,各1.85米宽,迎水面呈三角形,以利减少水流阻力。桥礅上部有动物头型,头大嘴宽,头上有疙瘩,似鳖非鳖,背负桥拱,头迎来水,神态自若,生动形象。经请教修桥的师傅又查阅有关资料,此动物为螭,传说中的无角龙,古代建筑或工艺品上常雕刻其形作为装饰。传说螭形象若龙,水神也,用于镇水,使水驯服的通过桥孔。拱顶的龙头,象征龙是水之王,能治水,将水顺利排出,防止泛滥。

 

(通济桥礅上的镇水兽)

桥西古槐下有四块石碑。《囗济桥》碑、《通济桥》碑、《万古流芳》碑、《垂裕后昆》碑。《囗济桥》碑为残碑,只剩碑的上半截左边部分。高约半米,宽约40公分。碑额头上的大字,只剩左边“济桥”二字和部分人的名字。根据其它几块碑文考证,应为“通济桥”。残碑左边竖刻“大明万历三十四年岁次丙午夏孟月癸巳吉日建立”。据此推算,是公元160663日(农历四月十五),应是通济桥建成后第一次立碑的时间,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了。因从明朝初年,淄川隶属济南府,“通济桥”意为通往济南的必经之桥。

《通济桥》碑,是重修通济桥所立,高1.8米,宽0.8米,厚0.26米。该碑保存完好,碑文清晰。碑文如下:(标点系笔者所加)

“淄邑东南境,群峰插天。望之而巍然,突起者皆山也。山以下悬崖陡涧,万壑争流。每当五六月间,山雨暴至,如上天水发,陡落深涧,奔腾砰湃,咸凛凛然,由汪洋之叹,亦山势然也!而西峪曹家庄西,适当其冲地。去城四十里,重山环绕,仅通一线,虽属僻壤,亦淄博往来必由之径。而北山危岩高耸,下临巨壑,东西两岸中有石桥跨其要路,以便行人矣。戊戌岁六月六日大雨冲坏,基址荡然,凡过此者,莫不相顾惊骇,恨无移山之力,而不能驾鼋以为梁!乡中诸善士倡修板桥暂为目前之计。而梁木易坏,势难久存,因循数岁,乃议各捐其资,努力重修。兼之邻村相助,其襄厥成,增其旧制,为作石桥三孔。斯时也,知其处者,咸履之而坦然矣。即临流辄渡者,也皆欣欣然,有喜色矣。又何愁秋水之至,百川灌河,如庄子所云望洋之叹乎?当竣之人,属记于余,予嘉是乡轻财好义,而乐观其成也!爰叙其颠末以记之。

邑庠生   蒲国枢      撰

里人     王  勋      书丹    孙祯施地八厘。

首事     郭福祥等50人(略)

大清道光岁次己巳年荷月上浣旦立”

据以上碑文记载推算,立碑时间为公元1845年六月。

《万古流芳》碑,记载的是修通济桥捐资布施者的姓名,郭福祥三十二千六百文。以下依次为曹家庄、李家庄、宋家庄、黑山庄。共304人,捐资八百二十千五百六十文。

在古代,通济桥远近闻名。当地老百姓常从桥上路过,对桥是再熟悉不过了,可谓了如指掌。编成了一首民谣:“云濛山,水帘洞,通济桥,整三孔。四十二根栏杆桥上横,四个疙瘩一百四十四个楞。”原来,桥北的山叫云濛山,上有一洞,常年滴水,状如水帘。桥为三孔,两边横竖栏杆四十二根。桥两端四根石立柱上端为四方抹角八楞柱头。老百姓俗称“疙瘩”。由于四方柱头四个角都斜着抹去,每个柱头(即疙瘩)上有36个楞。四个疙瘩就是144个楞。老百姓也觉当地有座几百年的古桥而自豪,出外也经常挂在嘴上夸耀。外地人凡是路过此桥的,也常在桥上歇脚乘凉,对此桥也非常留意,回到家,把能说出通济桥的民谣作为炫耀出过远门的资本。这样通济桥就越传越远了。外地人也把能否熟悉通济桥作为识别当地人的标志。

有一年,曹家庄一人出门到青州,遇一老者问他,你什么地方人?曹家人答曰:“济南府淄川县仙人乡曹家庄人。”老者又问:“你知道通济桥么?”曹家人说:“我几乎天天从桥上走,哪能不知道呢,那是座建于明代的古桥。”并夸耀了一番。老者听罢点了点头,表示赞许。接着又问:“你可知道桥上有多少根栏杆、几个疙瘩、多少个楞吗?”这下曹家人愣住了,虽然经常从桥上走,还真没注意,说不上来。老者有点诧异。见曹家人的烟袋杆是用黄蒿杆子做的,上面有好多突起的疙瘩,就一把夺了过去。又问曹家人:“烟袋是你的吗?”曹家人说:“是我的,使了好几年了。”老者说:“既然是你的,杆子上有多少个疙瘩?”这一问曹家人傻了,虽然是自己亲手用黄蒿杆子做的,也用了好几年了,可真没上心数数有多少个疙瘩。老者见状说:“烟袋既然是你的,杆子上有多少个疙瘩你却说不上来,看来烟袋不是你的,准是偷的。既然你是曹家人,却说不清通济桥的栏杆和疙瘩,看来你不是曹家人。”由此可见,通济桥的影响之大。

 

附:桥西普陀洞

 

从通济桥西去,经李家、黑山,爬十八盘,过野鸡岭、双旭、孤山,去淄川、至济南是一条古大道。虽是山路,宽则2米,窄则1米多,爬坡及低洼过水之处都有铺石。桥西的山峪叫西峪,顺峪西行,在李家村西有一山曰黑山,因岩石呈黑色而得名。山下有一村,以山为名曰黑山村。

自黑山村顺古大道西行约四里,路左侧有一山,曰翠屏山,因“山岭崇嶐而蜿蜒,坡陀旁引还复,形若屏风故名翠屏山。”顺山间小路,至山坡下,顺石磴盘折而上,山半忽得一平台,广约一二亩,且山幽林秀,平台北侧山根处有一洞,“四匝苍崖翠壁,林立环拥,朝霭暮烟,变化万状,诚稀世一佳境也。”此处即普陀洞。周围多柘树,当地人又叫柘子洞。此洞深不可测,传说与隔山之南的张庄乡梨峪口村北的青云山(也叫大寨顶)相通。清乾隆四十一年《淄川县志》有载:“普陀寺,县东四十里,黑山村西峪中。寺前古木荫翳,夭矫杈枒。寺内多老滕巨竹,山蘡薁皆数围。石壁间,有洞深不可测,俗名柘子洞。”据考,此处初名普陀洞,是知名山中洞府。邑增生魏复诚撰《西峪修普陀洞碑记》载:“至祥符间始著”,“显晦固自有时也”。普陀洞始建于宋代祥符年间,祥符是宋真宗赵恒的年号“大中祥符”(公元1008——1016年)。因年久失修,破旧不堪,面目全非。

至明代,有一道士名叫张常通,号鹤轩,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人,据碑文记载是明崇祯时(16281644)千夫长。村人传说,他跟随李自成起义失败后,云游隐居来到邑东南山里黑山以西约四里处,见山半一洞,爱其洞所处环境幽僻而住下来,并收徒五人。亲手栽一柏树,以作记载。率五徒垦荒为田,自耕自给衣食。平日里天天诵经,于事不争,于人无求,节俭清淡,苦身修行。垦田渐广,而有节余则扩建殿宇,塑饰神像,修建普陀洞。且积德行善,接济过路的残疾和饥饿之人。年至七十六岁,坐化于普陀洞前。当年栽的柏树已长至几人环抱,奇怪的是,此柏树树干及树枝皆作旋风状,成为洞前一大奇观。此处洞宇奇特,道行感人,远近闻名,香火旺盛,求神拜佛之人络绎不绝。碑文记载“前复作茅屋三楹,以栖静侣,庶几夜月蒲团,不歉寂寂矣。”至今每年农历九月十九日还有庙会。

西峪黑山普陀寺,饱经沧桑,历明、清及近代多次重修,洞尚存,洞口建观音殿三楹,殿西山墙处可至庙后洞内。东殿关圣帝君,西殿仅剩残垣。殿前尚有当年僧人所用的残破的石磨、石碾。观音殿廊檐下及殿前地上有古碑5块,是清代顺治、咸丰、光绪和民国年间所立。其中顺治十七年岁次庚子(1660年)的一块碑,额上有“普陀碑记”,碑文为“新建普陀洞记”。东殿东南约20米处,在平台东边缘上有一塔形石碑,共有七层,高不足三米。老百姓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就是那七级浮屠了。浮屠第一层为方形石座,第二层为八愣石柱,第三层为上大下小圆形莲花礅,第四层为四楞石碑,四面有碑文,第五层同第三层一样是莲花礅,第六层为八楞石柱,第七层为上小下大有波状沟的圆形塔帽,帽上有上小下大亚腰葫芦状塔尖。塔北约两米处有一石头香炉。第四层四楞石碑朝北的一面,上有:“皇清羽化恩师张公之塔”。其余字已风化的无法辨认。朝西的一面大部分字已很模糊,从零星可辨的字推断是李均撰写的《张道人碑记》。在清乾隆四十一年《淄川县志》有载:“张道人,讳常通,号鹤轩,曾不道及家事,自吾所闻者,五徒而入深山。其人内圆而外方,布设城府而岸然自异。畚锸以供衣食,讽诵以消岁月。余则扩充殿宇,庄严像。且以给道路之废饥饿者焉。於事不争,於人无求,随分自足淡入也。行年七十有六,而卒于西峪普陀洞。端坐息含真物化。素与梅元道人友善,未死以前,即招以来使治后事。梅元不忍,设其生平,丐余数言勒石。而山主魏道源、魏华淑力促脱稿,谊不能辞,援笔志之。余因之有所感矣。自古无有形不敝之理,迨至冢塔丘墟狐虺窜伏,其有得此石於荒烟漫草之中者,应亦常思一叹也。康熙四十年(1701)九月初一日李均记。”

浮屠第四层四楞石碑朝南的一面,有一道大的裂缝,并沾有粘合剂,像是被人砸破又被粘在一起。所以一部分字被破坏,大部分字可识,是当年魏万里撰的《张鹤轩赞》。清乾隆四十一年《淄川县志》有载:於维我师,产自燕赵,挂褡山东。访山问水,卓栖翠屏。抱锄荷锸,餐食啜松。於世无求,於人不争。蓬莱伴侣,喜遂颜生。趺跏危坐,羽化而登。丹炉空设,黄庭禁声。侣乔友晋,逍遥上清。噫,师留于世者七十有六,而其遨游于五城十二楼者,不知其几千万冬。”

至今普陀洞尚存,殿宇及石碑基本完好,吸引着无数考古、探险及好事者纷纷踏至。现仍为人们旅游观光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