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学假期时,不妨去寻寻“秋趣”

秋趣

 

    乐趣,要自己找,与生活水平没有太大的关系,前提是能填饱肚子。

    少年、中年过的日子,与现在没法比,但是也不无乐趣,尤其是秋季。

    轰赤李

    家乡没有山,也不是平原。土地高高低低,地块与地块之间有些土堰。堰上多生棘针柘条荆棵,也有的地方长着赤李。赤李想是李子的老祖宗:木本,多年生,高不过三十厘米,春天开小白花。果实先是青绿,逐渐变黄,成熟时黄里透红转而红紫,个头同现在的樱桃差不多,味道酸甜略涩。孩子们在上坡打猪草的时候,乘机到堰上“踅摸”,偶尔能摘到三两个熟透了的,便高兴;如果摘到十个八个熟透了的,那便是意外惊喜,值得向同伴们炫耀了。倘若“更有早行人”导致一无所得,也是常有的事。

    拾黑莪

    秋雨接连下上两三天,人们不能上坡干活,有些孩子便搿伙着上山拾黑莪。

    村东南是一片平铺塌的山坡,到处是裸露的青石板,一到阴雨连绵,就会生出一片片黑莪。孩子们戴着苇笠,冒着细雨挎着筐子,一片片捡起来,回家淘洗干净,打上个鸡蛋,放一点淀粉,便是一道难得的美味。如果没人拾,天晴后太阳一晒便干,干后的黑莪比纸还薄,就捡不到手里了。大人们说,黑莪是羊屎蛋长成的,肯定不对,如果说黑莪的孢子吸收羊屎蛋的养分长成,可能有些道理。

    我很懒,雨天正好在家看点书,没上山拾一次黑莪。倒是我二妹妹、小妹妹上山拾来,我坐享其成。

    黑莪,现在人称“地瓜皮”,饭店里有时做成汤上席,成了一道受欢迎的山珍。

    (来自蒲先和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