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话美丽家乡,唱响和谐淄川征文获奖作品选登

共话美丽家乡 唱响和谐淄川主题活动征文二等奖

  

淄川区人民检察院   王福友

 

上世纪初期,我随部队移防进驻淄川,父母妻儿均在诸城老家。按规定每年回家探亲,探亲可成了一件头疼的事。

回家的路虽不远,但每次都要乘公交,换火车,再乘长途汽车,下了长途汽车还要步行十五华里路才能到家。每次都是天刚明就走,太阳落山才能到家。乘坐火车,更是一件难事,车上是十分拥挤,连上厕所都是从人空子里钻,很少在车上吃饭喝水。下午一点三十分在潍坊登不上发往诸城的最后一班汽车,那就只有在潍坊过夜,第二天再走。游子归心切,在潍坊住一夜寝食不便,多半在汽车站或火车站候车室度过。在这样的反反复复中,回家愈是显得如此奢侈而珍贵。回家,那时在我看来,是一件特别艰难的事情,当儿子年幼时,我不在身边照顾,那种担忧,那种思念,是何等的煎熬!我期盼回家,回家的感觉强烈到夜不能寐,但是,我也明白,身上的责任更重,“舍小家,顾大家”,那是我们这一代人坚守的信条。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都懂得了“要致富先修路”,到处大兴土木,公路四通八达,胶济铁路首先成了济青铁路,实行客货分运,并多次提速,普通列车、快速列车、动车,门类齐全。八年前,又回家,从张店乘快车,一站到潍坊,上车后吃早点,刚吃完饭,乘务员告知列车到达潍坊,真是太快了,比我三十年前坐的那火车快多了。回来时我和老伴说:“咱不坐快车了,坐一次动车吧,咱从来没坐过,听说十分快。”我们乘上了动车,不到半个小时,列车到达张店,我说:“搬运行李还没歇过来又要下车了。”以前回家的艰难再也不见了。

今年五一我又打算回家看看,儿子说:“天气不冷不热,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我和老伴同意了,下午四点才从淄川出发,路上我看到路宽了,平了,弯少了,坡也不陡了,路面也干净了,两边的绿化带长着花花草草,珍惜树种,路上的交通秩序也比以前好了,我们一家人在车上吃零食、水果,喝着我浸泡的茶水,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家门不远就在眼前!

时光荏苒,转眼间自己已是花甲之年,当孙子承欢膝下时,自己颇感知足与欣慰,可是内心深处依然像是缺少了一角,我明白,那是对故土的思念,年龄越大,对故乡的眷恋越深,父母均已不在,自己牵挂的到底是什么?是小时候那悦耳的溪水潺潺声吗?是父母那站立在家门口的孤独身影吗?是乡亲们送我出村时的不舍的眼神吗?故乡,离我是如此的远,但是家,却总感觉在我身边,回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