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退休生活

 

我自20093月从淄川区经贸局(现区经信局)退休至今已经8年了。作为一名受党培养教育几十年的共产党员,虽然退出了工作岗位,但共产党员永远不会退休。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我仍然坚持努力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不断增强党性修养,紧跟“四个全面”伟大战略部署,牢记“四个意识”,坚持“政治坚定,思想常新,理想永存”的政治理念,尽我所能,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发挥余热,尽最大努力为家庭和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不断充实自己的晚年生活。

孝乃德之本。国风之本在家风,家风之本在孝道。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教,注重家风”。这为我们大力弘扬孝道文化,注重家风建设,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2426,我应邀到市委党校参加了《华夏孝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大会,被大会推举为《华夏孝文化》研究中心副主席和《华夏孝文化》杂志社编委成员。按照大会的安排,在淄川发展了8名会员。在每次举行的孝文化研讨会上,我都积极发言,并不断撰写稿件在《华夏孝文化》杂志上发表,为宣传和弘扬孝文化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我祖世代农耕,缺少文化。虽然没有形成文字记载的家规、家训和家族文化,但祖、父辈的社会实践和对家庭的关爱却形成了我祖“孝悌为本、勤俭奋勉、诚实守信、遵纪守法”的优秀家风。为使我优秀家风不断发扬光大,我便不断带领女儿回北韩老家看望二老,给予物质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慰藉。

后来,我母亲因病多次住院,虽经多方治疗,仍无回天之力,不幸故世。这样以来,老家只剩下老父亲1人孤单的生活,这使我更加挂念和不安。为此,我回老家的次数越加频繁。每次回老家,都劝说父亲到淄川与我一同生活居住,这样做既能解决父亲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也解决了我淄川—罗村镇北韩村两头跑的问题。

但父亲却说,在农村生活惯了,离不开这个祖辈传承的老家和喂养的鸡狗等家禽,还有左邻右舍的老伙伴们也难以割舍。现在我身体尚好,有退休工资,到处都有买啥吃的地方,请你放心,不要光往家跑。若我有啥事,打电话你回来就行。

无奈之下,只好请保姆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

2010年农历四月十八日,是父亲的80大寿。我带领全家老少早早赶回老家,为老人祝寿,亲戚朋友也来了不少,北韩村老书记黄振清等还赠送了寿匾,欢声笑语充满了农家小院。父亲那饱经风霜的脸庞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十分高兴。

可十几天后,老家叔弟打来电话,说我父亲头晕不能站立。我立即与儿子锦峰赶回老家,将父亲送往山铝医院治疗。经CT检查,患“脑梗塞”,需立即住院。住院后我日夜陪护父亲20余天,病情大有好转。医院大夫说,这种病恢复较慢,需要回家静养和康复锻炼。

于是,我便将父亲接到我淄川宿舍,精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按时吃药,请中医大夫针灸,买来双拐招扶他在房中锻炼,每晚给父亲洗脚。他的身体也逐渐恢复,能自己拄着单拐不断行走,全家人皆大欢喜。

可天有不测风云。2011119日早上,父亲起床后不慎跌倒,造成胯骨骨折。我立即打电话叫来120救护车,陪同父亲到山铝医院(父亲是山铝退休工人,去别的医院不报销医药费)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经拍片检查,骨折处基本痊愈。医生说,老人骨折恢复很慢,回家贴贴膏药效果会更好。

回家后,我又请淄博宝华中医院院长孙玉宝先生(骨科专家)为父亲治疗。通过贴膏药、吃中药促进父亲康复。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说父亲的骨折已经愈合,但却不能站立,只好卧床治疗。于是,服侍父亲的生活成为我及全家人的第一要务。一日三餐,调剂饭菜,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换洗衣物,温水擦拭身体,打扫房间卫生等,天天如此。及时为父亲修剪手脚指甲和理发。有时父亲大小便失禁,不管白天或是夜间,便立即更换洗好的褯子和床单,使父亲卧床1年多没有发生褥疮。虽然我和妻子全力照顾父亲的生活,但不时的感冒发烧、便秘及腹泻交替进行。我不知请过多少大夫到我宿舍为父亲看病打针吃药,也不知给父亲更换过多少次药,但父亲的病情时好时坏,只好对症治疗,以免发生意外。

2012216,父亲的身体一切正常。晚饭后,我与父亲一直交谈到9点左右。父亲说,咱休息吧,有些事咱明天再说。夜间我曾去看过父亲3次,没有发现异常。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6点,家属照例去给父亲打扫卫生,发现父亲神情异常,便急呼我到父亲的房间,我大声呼喊着父亲,并用手触摸父亲脉搏,已无心跳!这突如其来的不幸发生,使我大脑一片空白。父亲就这样抛下这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匆匆地走了!享年82岁。

世为人子,孝亲敬老,是人伦大道;亲人逝去,上坟祭祖,立碑纪念,更是一种大孝之为。

为弥补我祖历代先人无墓碑之憾,在二叔等全家人的支持下,我们于2015年寒食节,时值我父亲逝世3周年之际,在北韩村西顶公墓,分别为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母立碑及整修墓地。“三碑同立”开我祖乃至北韩村历史之先河,受到族人和乡亲们的一致赞扬。

退休后卸去了繁忙的工作,其主要精力放在了为父母求医治病和陪伴他们的生活起居兼顾家务劳动。一直以来读书学习是我的唯一爱好。我还有写日记和做笔记的生活习惯,现已写读书笔记包括自己对社会生活的感悟约120万字,为我的文学创作提供了重要参考,使我受益匪浅。

2007年我主编出版了《鏖战锦川》,由此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先后出版《老井》《永康文集》《经世箴言》《老宅》《永康文诗集》五部散文集。参与编写了《新中国淄川大事辑》《若水集》《风雨锦川六十年》《锦川百年人物》《红色千峪》《好官李清泉》《宝塔心语》等书,帮助指导淄川的四个家族续修了家谱。并为两部家谱和《寄情乡野》《履痕》撰写了序言,还参与了双杨镇月庄村《栖云阁文集》座谈会,并在《栖云阁文集》出版发行大会上代表嘉宾发表了贺辞。

总之,退休后的生活忙忙碌碌,千头万绪,每天的时间排得满满当当。每当辛勤的汗水化作劳动成果时,内心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由此,使我深深地感到:人生的价值不是索取,而是在奉献。

                            2017年9月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