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邑喜见艳阳天 孝妇河畔变新颜
 

说起“家乡新变化”这个话题,我认为这几年变化最大的还是家乡的环境治理:天空更湛蓝,河水更清澈,道路更宽广。这些变化又为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实惠,从而让人喜不自禁。

我们就从孝妇河写起吧。

孝妇河,在儿时的记忆中,河水清清,清澈见底。畅游于河水中的小白条鱼,泥湫、鲇鱼、小虾等,为孝妇河带来勃勃生机。逢年节,家里包水饺,我还与哥哥去河里抬水添锅,煮出的饺子也格外好吃,如今回味仍记忆犹新。

时光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母亲河沿岸的村镇办企业,如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有些企业便把不经处理的企业污水直接排入孝妇河中。当年因工作关系,自己经常往返于淄川、博山等地办理业务,而每次外出,都会看到博山、淄川、昆仑河段的河水十分浑浊,一处处粗大的排污口都把发着异味,泛着色泡的污水排放到河中。污染后的河水流向下游,渗透于地下,也把数百米的地下水给污染了。记得我村为解决村民生活用水,曾投资六十万元在村西头打出一囗甜水深井,可是水井没用几年便被污染了,甘甜的井水也就变成了漤水。面对日益严重的污染,企业老板们心安理得,而乡亲们却愁眉不展,都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呼吁一下,引起社会的关注。于是乎我便写了一首反映母亲河污染现状的千余字的长诗《呻吟的河》,以提醒人们关注和爱护母亲河,同污染河流的行为作斗争。到现在为止,我还记着长诗的部份诗句:

“在辽阔的淄博大地上,有条婉延曲折的小河向北流去,平的河水,流过原野,流过都市,一直流到遥远的小清河里……但是近些年来,清清的河水被污染,昔日鱼虾戏游的美好景色,成了历史和回忆……在金钱和利益面前,有些人成了俘虏和奴隶,这样以来,污染的源头啊,竟敢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他们狂妄地挑战社会,放肆地向母亲河顷倒污水和垃圾……”

在九十年代,自己经常向报社投稿,几乎每周都有作品见报。是唯有这首反孝妇河污染的诗,投向报社后却如同泥牛入海,无任何消息。

终于,环境治理引起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各级政府都加大了环保治理的力度,关停了很多污染企业,封堵了很多污染的源头。通过几年来的治理,毫不夸地说,我们的母亲河,巳是旧貌新颜了。从去年起,我们老年大学诗词班相继开展了“孝妇河百里巡游”活动。学员们从博山的青石关、淋漓湖、文颜庙,继而过山、进开发区,然后去邹平、去张店孝妇河湿地,通过实地考察,我们见到的母亲河不但是恢复了昔日的容颜,而且变得更加妩媚动人!

同样,我的家乡杨寨段的变化也是巨大的,特别是年初政府出巨资拆除了河东侧的作坊式小企业,继而加快绿化速度。尤其是刚建成的沿河景观廊式木桥更是叫人眼前一亮。而月庄村、赵瓦村刚建成的沿河湖泊公园,更是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从而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巨大的变化,真是令人称奇,令人欣慰。

如今的家乡,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我们举头望长空,每天可看到久违的朝霞夕晖,蓝天白云;俯首观大地,孝水清清,柳绿花红,情不自禁地写下几首小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往昔淄邑污云卷,遍地尘埃谁问天?

浊水滔滔排放处,狼烟滚滚不堪言。

政府治污神威显,接连打准组合拳。

长缨缚虎惩凶日,终见山水更蓝。

晴空万里人欢畅,碧水轻舟鼓满帆。

美好生活享不尽,般阳一一层天。